其实老师罢工是个人行为,有些老师不愿公开。接受采访的华人教师说,她在一个华人教师微信群里发了这次罢工的消息,没有人公开回应,但她私下里问了几个华人教师,他们都表示自己有参与罢工。

诺丁汉大学的一位华人教师向记者表示,她觉得采取罢工这种方式来抗议是没有办法的事,“这是我们不得不采取的、最后一种发声方式,这让我们觉得很没有尊严”。